•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阿京
听书 - 阿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篇 出奴隶城

大艺星星 / 2020-09-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他旁若无人地自斟自饮,有时静静的看着台上演《寡伶曲》的一男一女,有时又看着手旁新鲜摆瓶的两簇凤丝花。有人来添水上菜,他也恍然不觉。

他算是这蘩翼楼一百年来最隐秘的客人了,坐在这里最隐蔽的位置,就算是繁翼楼的那一批几十年的老主顾也无人认识他。

这里是戏台的左侧,这个视角能隐约瞥见帘子后头有几个大汉在后室那里搬酒。他的听力极好,能毫不费力的将那几个大汉说的烂糟的笑话收入耳中,听见了也就笑笑。有时候也笑这些命不长的人,为这些俗欲的牢笼套锢一生。

此刻,在他意识中,整个繁翼楼都安静下来,台上戏曲声、台后大汉搬酒的声音、化妆的戏子谈笑的声音、宾客的觥筹交错、掌柜训斥管事的声音、孩子哭的声音……都停住了。

他一眼就注意到蜷缩在门口角落的、衣衫破旧的她,和这里出入的贵气的客人格格不入。可以看出她很饿,只盯着来往送菜的跑堂,不愿意离开视线,仿佛看看就能饱餐一顿。

他差这个包间繁翼楼的一等侍从,请她来这里享用桌上的美食,自己披衣离开。在下楼的时候,和她擦肩而过。他听见后面侍从和她说话的声音。

离开了这戏楼,天开始下起雨。两个撑伞的人就跟了上来。有一辆车子就停在繁翼楼侧门等他,不一会儿,这一行人就驱车离去了。

终于,她要在故事里出现了。

饱餐了一顿的阿京,虽然贪恋繁翼楼的舒适温暖,但是不明状况的她不敢久留。离开的时候,侍从贴心地给了她一把精美的伞,她再三道谢。

不料,出门没有多远,几个痞乞盯上穿着破烂的阿京手里这把名贵的伞了,两人上来抢了这把伞就走。阿京在这雨里被抢了伞,被雨打的不知所措,还没有想到要去哪里,只有奔跑,可到处都是雨……

周身都是冰冷的,在这个夜里,不知道为什么这雨水这么冰冷,打在人身上像刀子。

阿京身体里微弱的一丝热气,也要耗尽了。

此时已是傍晚,下着这么大的雨,所有的店铺和街市都提前关门了。她尝试到一些店里躲雨,都被嫌弃的店主赶了出来。

店主和百姓可能是怕雨水打到屋内,纷纷的关上了店门。饶是关了门窗,有些陋室也已经漏水了,屋子里的人也被这雨水搅扰的惨况不跌。

这个时候,阿京突然认识到,天下再大,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刚才的温暖和饱足,不过是虚幻。

在雨里的她害怕极了。她想:如果我现在死了,没有任何人会难过,我的尸体,应该会被野狗吞吃,会烂的很难看。想到这里她哭了,泪水混在打下来的雨水里。被野狗分吃的时候会不会疼?如果会疼,那么我不想死。

她心里有个念头涌现:我也可以死,死了就一了百了,只是希望可以跨过那个疼的阶段,直接没了意识。她又怕死不了反而生了重病,只剩一口气,又饿又受人白眼和欺凌。她害怕的东西有很多,毕竟她一无所有。每一个坏运气,都有可能会要她的命。

“我是个出樵城的逃奴,逃奴的下场都很惨。”阿京脑海里浮现听到的逃奴的故事,每一个下场都一一过了一遍,越想越绝望,那时她的绝望不仅仅是一点点。

没有人会顾及我。阿京这么想着,就躺在了雨地里,睡过去……雨停之后,雨水有一搭没一搭的就是这么的打在蜷缩在地上的阿京身上,她的意识逐渐模糊。

春华、夏虫、秋禽、冬兽……脑海出现这几个字。

“是那一天阿。”阿京梦里睁开了眼睛。

同样是倒在地上,阿京灰扑扑的蜷缩着,饿急了。

那天没下雨,出樵城人来人往,没人注意到阿京,因为出樵城遍地都是乞讨的人,每天饿死的都有成千上万,累死的更是不计其数。有一个老乞丐坐在路边,说着:“春华,夏虫,秋禽,冬兽。”他说的很慢,阿京却记得很清楚。

阿京在雨地里昏过去……脑子里就是这八个字。

“醒醒。”有个人在唤阿京。

“醒醒。”阿京听见了,梦里分不清是男是女,这声呼唤和梦境里的故事相缠绕。梦里很苦,很甜,阿京又害怕,又舍不得醒来。梦见焦裔家,简陋老旧,对于阿京来说是得以取暖的家。那里有很多平息国的旧书,大尚国的漫画,不仰城的牛奶糖,还有从帕萨国商人那里淘换来的酒心巧克力……

那个小屋是阿京心里神圣的地方,里面有所有的好东西,还有定格在八九岁年纪的他,笑起来一条细细弯弯的眼睛,明晃晃的,那个瘦瘦的小少年,阿京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焦叔焦婶的说话声音依稀可以听见,阿京在梦中听见,觉得安心极了……一个个夏日和焦裔疯跑的放风筝的午后,都浮现在阿京的脑海里。

突然之间,焦裔家的房子像是被水泡过一样,迅疾地褪色消失了,阿京来到了一个很黑的地方,大概就是阴间吧,阿京想。她走到了那个路口,到了一个入口处,有很多人在那里排队,阿京在这里看见了几个熟悉的面孔:鲁爷爷、王妈、宸嫂子……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吗?那我也死了吧,阿京想着。

他们在排队,面无表情,仿佛看不见阿京。这里有很多人,有的还是拖家带口,而阿京,像是一个异数。

阿京看到有一个人,他拿着一串钥匙,在向她招手。阿京不假思索的跑过去,他带她来到旁边的一扇三角形的小门前面,他为阿京开启了那门,门里是光亮的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透过三角形的门框,发出三角形的光……阿京走进那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忽然感觉到有个温暖的手掌覆在阿京的额头上,这个温暖,足够阿京回到这个世界。这个温度是来自于谁?醒来的阿京在脑海里用力回忆了很久,依旧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此前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记忆里一片空白。

阿京是从出樵城的逃隶,能活下来她就谢天谢地了,竟然还安然躺在一个温馨的屋子里,她觉得像是在做梦。

焦裔的家是阿京潜意识里所有的温暖记忆,有的时候过于思念就会梦见。刚刚竟然又梦见了,还梦见了那个奇怪的阴间、三角形的门,她醒来依然记得很清楚。

衣服被换过了!

阿京下意识想掏出怀中油纸包裹的那本小书,不见了!私下寻找,发现油纸包好好的搁置在床头。打开仔细看看,还好没有淋湿,这东西还在!想起焦裔一家被火烧的情景,阿京就油然恐惧。将小书并油纸重新揣回怀里。

醒来时,有一个老妇人在屋子里忙活。这么平凡的场景,阿京从来都没见过。阿京想问她这是哪里,但是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瞬间浓重的困意袭来,阿京打了个哈欠,又躺下睡过去了。

刚放下针线绣篮的老妇人看她醒来又睡过去了,走过来看看,并哼起一首歌,……这个歌声响起的时候,她看到阿京的额间有一个细长三角形的光印若隐若现,喃喃道:“果然是。”

可能是体力不支的原因,又睡了足足有七天。阿京从来也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潜意识里有人在身边忙前忙后,这些都是有印象的。

醒来时神清气爽,比来时又瘦了一圈。

老妇人端着粥来床榻边,说着:“城里在抓一个女奴,是你。”

阿京听见此事的时候瞳孔都收缩了。

“到了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老妇人说着帮阿京垫了一个靠枕在背后。“你的奴衣,我给你烧了。来,把粥喝了。”她说。

这碗微甜的白粥让阿京的味觉又回来了。

“这,是什么地方?”阿京问老妇人。

“这里是陶府。”老妇人帮阿京擦嘴角,继续说:“你只管安心在这里养病,不必担心逃奴的事情。”老妇人说。

“谢谢您救我,我无以回报。我……”阿京惶恐,她在思索拿什么来还这个救命之恩。

“我正好缺个帮手,你若肯,就帮我洒扫庭院,我年纪大了,儿女又都有了自己的家室。你要是不嫌弃,就留下来帮我,也正好避避风头。”老妇人微笑着看着阿京。

阿京眼眶湿润了,“我愿意。”阿京不住地点头。

原来老妇名唤冯奶奶,是这陶府的奶妈,当初陶连大人就是这冯妈妈养大的。

陶连有个儿子,名唤陶升。阿京听府里人说,自己就是被陶升带回来的。放在冯奶奶这里养病。那天,陶升也去蘩翼楼听戏,没想到回程的路上被倒地的阿京挡了路,于是就带回府了,也算是一桩善事。

出樵城天天有来这陶姜城抓逃跑奴隶的人,抓到的奴隶,一律处死。

也是由于这条,出樵城的奴隶是几个奴隶城里跑出来的最少的。虽说是最少的,可因奴隶被严苛的苦役压迫,也是天天有人往外跑。

寻常人家是不敢救奴隶的。正是在陶府,这个事情才是可能发生的。救个奴隶,不过是一桩随手的善事。陶升没放在心上,几天以后,几乎忘记了这件事情。

阿京却记下了。

第1篇出奴隶城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1]697小说源码(book3.669977.net) 手机版:book3.669977.net/wap】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