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春风拂晓来种田
听书 - 春风拂晓来种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穿越

默懒懒 / 2021-05-04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凤羽国,一个偏远地区的小山村。

此时正值北风呼啸,大雪纷飞。雪,已经下了一天一夜,由小到大,完全没有停的趋势。村里的人大多都是紧闭房门,不愿外出,毕竟地上的雪,已经可以埋到人的脚踝,就算有人想要出去,也是难以走动。

在这寂静的只能听到雪落的声音的小村,只见一上了些年纪的女人,用麻袋的一角盖住了自己的头,如同蓑衣一样,只是这麻袋却只能堪堪挡住自己的背,腰以下的部位全部暴露在风雪中,她手里拿着一根粗粗的树枝,权当一副拐杖,在这厚厚的积雪里深一脚浅一脚的慢慢挪动着步子。

一阵寒风吹来,老妇人不禁咳嗽起来,那一声声的咳嗽,似乎是想要把那心,肝,肺都要咳出来一般。好一会儿,老妇人才慢慢停止了咳嗽,然后拄着木棍,又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直到走到了一个屋子前,老妇人方才停下脚步,抬起那冻得已经有些僵硬的手,拍了拍木门。拍了好久,里面才传来一个声音,“谁呀?”

随着声音门也从里面打开了,葛大嫂看着眼前的老妇人,吃惊的说道,

“王婶儿,快进来,这大雪天的,你怎么过来了?”

“葛大夫可在家?”王婶儿沙哑着声音问道。

“老葛在家呢,怎么了?可是你哪里不舒服?来,你先进屋暖和一下,再让老葛为你好好的瞧瞧。”

葛大嫂说完,便要扶着王大婶儿往屋里走。

“老葛家的,不是我生病了,是我那媳妇,本来身体都没有好利索,这昨天一下雪,身子更是热的发烫,一直说胡话,我担心拖下去她会有个三长两短,所以便过来想麻烦一下葛大夫去帮忙看一下。”

王大婶儿说完又从怀里掏出一串儿铜板,“你放心,这看病的钱我不会拖欠,我已经给你带来了。”

葛大嫂看着王大婶儿手里的那串铜板,少说也有四十个,这可比平常的诊费多了一倍,

“王大婶儿,你这么客气做什么,我还能不相信你的为人吗?看你这么着急,想来她病的很严重,那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帮你叫一下老葛,赶紧去为她看看。”

葛大嫂说完也不等王大婶儿的回答,便向屋里走去,边走边喊,“老葛......”

“怎么了,是谁叫的门?”葛大夫看到走进来的自家婆子,问道。

“是村头的王大婶儿,她媳妇病了,想让你去帮忙瞧一下。”

“这么冷的天,还有这么大的雪,她家又离村里这么远,如果不是什么要紧的病就推了吧。”葛大夫皱眉道。

“你这人真是的,如果不是病的严重,你觉得这么坏的天气王大婶儿有必要来吗?毕竟是一个村里的,去瞧瞧也好,再说了,她这次来拿了诊费,我看着足足有四十个铜板,比你平常多了一倍可不止。”葛大嫂劝解道。

“真有那么多?”

“恩,老葛,先不说诊费的问题,单说救人的问题,你也不能这样推辞啊,毕竟你是个大夫,乡里乡亲的,你去看看也好。”

“这会儿你倒明白了。”

葛大夫说完便起身去拿自己的药箱,刚准备出门,葛大嫂便拿着蓑衣出来了,

“等下,你看外面还下着雪呢,得披上这个,不然到时你生病了,那可就不划算了。”说完便为葛大夫披上了蓑衣。

葛大夫刚刚走出门,一阵冷风吹来,冷的葛大夫一阵哆嗦,心里便打起了退堂鼓,

“四十个铜板呢。”葛大嫂的声音在背后幽幽的响起,于是,葛大夫一咬牙,便走了出去。

两人一起来到了王大婶儿的家里,王大婶儿先去为葛大夫倒了一杯热茶,葛大夫小喝了一口,便把茶放在了桌子上,

“这样便暖和了一些,我还是先去瞧瞧她吧。”

“葛大夫,这边请。”王大婶儿说完,便往前走了几步,拉开了一个帘子,葛大夫上前一瞧,程晓晓满脸通红,伸手往她头上一放,那烫手的温度,直接让葛大夫把手伸了回来,然后为程晓晓号起了脉,

“王大婶儿,家里有酒没有,赶快取一些来,她烧得可不轻呐,可别到时候烧坏脑子了。”

“这......”王大婶儿一脸的为难,“不瞒葛大夫,我家里不曾有酒。”

“那你赶快去寻一些酒来,再晚一些,她烧坏了脑子还是轻的,怕是命都会烧没了。”葛大夫说完便起了身子,

“等会儿,你便把酒抹在她的额头上,手腕处,腋窝下,使劲的搓搓,先为她降一些温,然后再为她熬些药,让她喝下去,如果再有别的情况,你再去叫我。”

“哎,好,好,多谢葛大夫了,这是诊费,您收下。”

王大婶儿说完便拿出了铜板,葛大夫看着那串铜板,还真如自己婆子说的,得有四十个铜板,虽然想要立即接过来,但还是虚虚的让了一下,

“王大婶儿,你给多了,这怎么好意思?”

“葛大夫,你就收下吧,让你这么冷的天还来跑这么一趟,真是麻烦你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王大婶儿,你就快去寻些酒来,为你儿媳妇赶快擦一擦吧,我便先回去了。”葛大夫接过那串铜板,连忙放进了怀里。

“好,那葛大夫,您慢走。”

王大婶儿送走了葛大夫,站在门口望着那漫天的大雪,脸上却充满了愁容。这个时候,能去哪里买酒呢?这里离镇上那么远,尤其还飘着大雪,去镇上怕是不可能了,只是在这村里面,怕也是不好找。

虽说这酒并不需要花太多的钱,可是那也是只有稍微富裕一点的人家才有,平常人家倒是很少有呢。

“娘,不要打我和妹妹了,我们听话。”

正愁容间,耳边又传来了晓晓的胡言乱语,王大婶儿连忙来到屋里,看着晓晓满脸通红,一副痛苦的模样,走上前轻轻的拍着她的身子,

“晓晓,别怕,娘在这呢……”

或许是感受到了身边人的温暖,或许是听到了王大婶儿的声音,程晓晓那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渐的消去,看着再次安静下来的晓晓,王大婶儿心里最后还是下了决心。

毅然的站起身,披上一个大麻袋走了出去。如果要问村里面谁家有酒,那她的大哥家一定是有的,只是这两年两家的关系闹得水火不容,尤其是自从她的儿子王成顺死后,他们更是把晓晓和她娘俩给赶了出来,如果不是村里还有别的好心人,为她们在村头搭了一个简易的茅草屋,怕是她们娘俩早就随李大壮去了。

晓晓虽然只是她买来给她儿子冲喜的,可是在这两年的相依为命下,她早已把晓晓当作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甚至比亲生女儿还要亲。

说到底,晓晓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虽然有爹有娘,但还不如没有。所以,即便儿子没有和她圆房,即便她的亲爹亲娘来要了几次人,但是她们娘俩都没有彼此放弃。

这大概就是同是天涯沦落人。越是和晓晓相处,越是发现这个孩子懂事的让人怜惜,所以后来,她便有了不顾一切要照看她的想法,就像她那死去的儿子,从小都是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

雪,依旧下个不停,王大婶儿心里却无比的坚定。

即便到时大哥一家为难,她也得厚着脸皮把那酒给求来,哪怕是高价买也可以。

她已经没有了儿子,不能连闺女也失去。

“砰砰”,王大婶儿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大门,用力的拍着,心里却五味杂陈,曾经,这里也是她的家,也是她幸福温暖的家。

那个时候,她当家的还在,虽然一家人并不是太富裕,但是基本的温饱还是可以解决的。

后来,她当家的在一次意外中走了,而她那懂事的儿子一夜间便挑起了整个家的大梁。

在镇上找了一份活计,每次回来,总是把工钱给她,让她存着。

那时大哥他们一家也并没有太多的事情,直到后来,她家的顺子长大了,她想着要给他寻个媳妇,为了不让人家的闺女嫁过来受委屈,所以便寻思着重新盖了一个院子。

大嫂知道后,每天眼红的在她面前说些酸不溜秋的话,她一直都是左耳进右耳出,毕竟嘴长在人家身上,她也管不着。

如果不是后来,她儿子在镇上出了事情,得了怪病,怕是这个家依旧是她的家吧?!

“谁呀……”

里面传来一个女声,门随后便打开了,等刘秀玉看清门外的人是谁时,脸立刻拉了下来,语气更是不阴不阳,

“哟,这是谁啊,来我们家干什么,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永远不会踏进我家半步,这可就过来打脸了?”

王大婶儿听后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如果不是因为晓晓,她是真的不会再来这里一步的,她孤家寡人的,也说不过人家,难道就是为了来这里受别人的冷嘲热讽的吗?

想到晓晓,王大婶儿忍下了想要转身离开的冲动,

“大嫂,我记得大哥爱喝酒,我过来是想问一下能不能让我借点酒,晓晓那孩子发烧了,大夫说得需要用酒擦擦身子才能降温。”

“你说什么?用酒擦身子?我看你是疯了,这酒人喝还觉得贵呢,你竟想着用酒擦身子,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

“大嫂,晓晓病的厉害,如果用酒能让她降温,这也算是救人一命了,大嫂,你看……”

“不行,我家没酒,就算有,也不会给你。”

“大嫂,我不是来借的,我给你钱,你看,可不可以?”

王大婶儿说完便从怀里摸出了两个铜板,刘秀玉看着手里的钱,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不过在想到这钱是为了那个臭丫头花的时候,心里立刻不满了起来,

“马秋英,你说说你,为了一个无缘无故的臭丫头你都能舍得花钱,让你支持我们家勇儿哥你都不乐意。我们家勇儿哥好歹也是你的大侄子呢,你这做婶子的居然为了一个外人而放弃我们这些亲人,你的良心呢?!”

“大嫂,我求求你了,你就发发善心,卖给我一些酒吧,我怕再晚一会儿,晓晓那孩子就不行了……”

王大婶儿无视刘秀玉的讽刺,一脸的乞求。

“马秋英,今天如果你是为了你自己来买酒的,或许我会考虑一下,但是你竟然为了那个臭丫头,我是不会卖给你的。你既然到现在还是这么执迷不悟,那以后你就等着后悔吧,我看到时候你老了,谁给你养老送终!!!”

刘秀玉说完便“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王大婶儿想要继续拍门,可最后还是把手放下了。

她了解她大嫂的性子,继续拍门也是自讨苦吃,还买不来酒,所以呆在这里只能是浪费时间,她还是先回去看看晓晓一眼吧。

步履蹒跚的走到了家里,摸着晓晓依然烫手的额头,王大婶儿决定还是先熬一些药再说,酒虽然可以先暂时降温,但是她却一时半会儿的找不来酒,不如先喂她一些药,再出去找酒也好。

熬好了药,王大婶儿便端到了屋里,舀了一勺轻轻地吹了吹,递到了晓晓的嘴边,却见那药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王大婶儿立刻用手帕擦了一下,更是满眼的焦急,

“晓晓,乖孩子,你张嘴把药先喝进去,喝了药我们的病就好了……”

只是床上的人儿无论王大婶儿怎么呼唤,就是不张开嘴,半碗药下去,硬是一滴都没喂进晓晓的嘴里。

王大婶儿见此,立刻慌里慌张的便跑了出去,连麻袋也不披了,任由那雪花打在脸上,身上。

“王大婶儿,怎么了?难道是晓晓那孩子还没有退烧吗?”

葛大嫂打开门看着满身雪花的王大婶儿,满脸的吃惊,更是顺手帮忙拍了拍她的衣服,抖落了身上的雪。

“恩,这还得麻烦葛大夫跑一趟。”

“行,王大婶儿,你先等着,我去喊老葛……”

葛大嫂说完便进了屋,

“老葛,你还得出去一趟……”

“又怎么了?这大雪天的,能不能让我在家暖和会儿。”

葛大夫有些不满的说道,他刚从王大婶儿家里回来,才躺了一会儿,这可就又叫他了,真是的,就算挣钱也不能这样挣啊,也得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是?!

“王大婶儿又过来了,说是晓晓那孩子还是不行,你赶紧去看看吧。”

“怎么会不行呢?”

葛大夫虽然别的事情上有些混,但是在治病救人上还是不会乱来的,他不想看是不想看,但是一旦看了,还是要管到底的,这是作为大夫最基本的底线。

“王大婶儿,那丫头还是高烧不退,用酒也不行吗?”

王大婶儿听后一脸的自责,

“我们家没有酒,我刚才也没有借来,我担心晓晓的身体吃不消,便想着先回去给她熬些药,但是这药却一点儿也没有喂进嘴里,我有些担心,所以过来想要再麻烦你看一下。”

葛大夫一听药也喂不进去,便知道病情可能严重了,说不定还真的有些棘手呢。

想到这里,葛大夫便冲屋里喊道,

“孩子他娘,你把咱家的酒坛子抱过来,我还得去婶子家一趟。”

“好勒,你等一下……”

俩人抱着酒坛子便深一脚浅一脚的再次回到了王大婶儿的家,这次葛大夫连热茶也不喝了,直接来到了床前,看着程晓晓只有进气没有出气,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王大婶儿,你赶快把酒坛子打开,倒些酒出来,为这丫头擦擦身子,我去你们灶房先熬一些药。”

王大婶儿听到葛大夫声音里的急切,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儿,连忙慌张的倒出一些酒来。

“你就用手蘸点酒,然后使劲儿的在她身上搓,我先去熬药。”

葛大夫说完便匆匆的进了灶房,医者仁心,虽然他平常是那么有一些势力,不过在这生命危急的时刻,他还算是一个合格的大夫的。

王大婶儿按葛大夫说的,努力的为晓晓搓着,本来白暂的皮肤,被搓的一片通红,即便如此,王大婶儿也不敢停歇。

她怕自己再次的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她已经失去了至亲的儿子,虽然眼前的这个只是她名义上的儿媳妇,但她早已把她当作了亲闺女对待。

看着程晓晓的脸色,不用葛大夫说,她也知道了晓晓的情况并不是太好。

等葛大夫把药端了过来,王大婶儿才停住了手,

“王大婶儿,你把这药喂一下那丫头,看她还能喝进去不?!”

“怎么办?葛大夫,还是喂不进去?”

王大婶儿此刻的声音里带了一些哭腔,那时候,她的儿子也是因为吃不进去药,然后就没了,现在,晓晓这种情况,她怎么不害怕?!

“喂不进去?!”

葛大夫听后,心里也不禁着急起来,他这次特意改了药方子,可是,喂不进去,可怎么好?

“这样,王大婶儿,你先为那丫头穿好衣服,我进去看看。”

“诶,好。”

葛大夫伸手摸了摸晓晓的额头,发现温度已经降下去了不少,又探了探鼻息,似乎比刚才好一些了,可是如果一直喂不进去药,那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这丫头啊。

“怎么样,葛大夫。”

“王大婶儿,我看这丫头的温度已经降了不少,你就等一会儿再给她用酒搓搓,然后再喂些药,看看她能不能喝进去。”

“那如果还喝不进去呢?”

“如果还喝不进去,那就没有办法了。”

“一点儿别的办法都没有了吗?”

“有是有,不过对我们来说也办不到啊。如果我们有一棵人参的话,这丫头活下来的可能性还会大一些。可是,对于我们这些人家,上哪去弄人参呢。”

葛大夫的话说完,王大婶儿的脸变白了,人参?对于她来说,这人参可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东西,她又从哪里能弄来呢?

“唉,王大婶儿,现在这丫头的身体只能听天命了,在一个时辰前,如果你能及时的用酒为这丫头降降温,或许事情也不会这么棘手了,现在,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葛大夫说完便离开了,等王大婶儿反应过来追出去后,茫茫雪地哪里还有葛大夫的踪影,只留下一串脚印证明他来过。

王大婶儿望着漫天的风雪,不禁老泪纵横,老天爷,我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你就要这么无情吗?!

她当家的早早的都走了,儿子也没了,如今连身边的这个小丫头也要给夺走吗?

这是生平第一次,王大婶儿有些抱怨上天,抱怨上天的绝情,抱怨他的不公平。

程晓晓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却又觉得脑袋如炸裂一般难受,她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想要出去,可却又走不出去。

“晓晓……”

程晓晓突然听到一个声音,真真实实的被吓了一跳,不过依然壮着胆子说道,

“你是谁?”

“我是谁?我即是你,你即是我。”

“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人是鬼?能说人话不?”

程晓晓此刻一脸的疑问,这字拆开她都能听懂,可是合起来,为什么觉得有些云里雾里的呢?

“你不用害怕,我是这个世界上的程晓晓,可是我活的太累了,也太辛苦了,所以,我想你能代替我好好活下去。”

“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相信你,你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的,也一定会活出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精彩。”

那声音刚刚落地,程晓晓便感觉到一股推力给她轻轻地推了出来,睁开眼睛的刹那,程晓晓有些不相信的再次闭上了眼睛。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程晓晓确定了,刚才那个声音是真实的,自己也已不在原来的那个世界。

刚想动一下身子,脑海里便涌入了很多很多的记忆,看着眼前如过电影般的生活,程晓晓心里一阵唏嘘,怪不得刚才她听到的那个声音对这个世界一点儿都不留恋,却原来她过得真是凄惨。

因为是家里的长女,所以小小的年纪便承担起了很多重担。

而原主的亲爹是一个酒徒,一喝醉了酒就开始动手打人,直到打累了为止。

至于原主的亲娘,一直期盼着原主快点长大,好用她来换些银子贴补家用。

这不,刚好遇到她这个名义上的婆婆急着给儿子冲喜,而她爹刚好没有了酒钱,于是,看在银钱相对多一些的份上,她便被她爹算是卖了换了酒钱。

虽说是冲喜,不过她这个婆婆在成亲上倒是并没有委屈她,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

只是没想到,她刚进家门,她那个名义上的老公便死翘翘了,一场喜事直接变成了丧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697小说源码(book3.669977.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