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广漂的那五年
听书 - 广漂的那五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 离别前的狂欢

名柏 / 2021-05-04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盛夏六月,下午的七点多,夜幕才慵懒地降临。天边那朱红色的晚霞,在云层中撕开一道裂口,像是黄昏中的最后一丝不甘。当然,也像是此刻趴在四楼的栏杆上,吹着晚风的我。

黑夜如期而至,黄昏再美,终究是落幕了。

这是我的大学生涯,在学校里待的最后一个晚上,也是自己在校创业两年结束的日子。算了,用“结束”两字来形容,还是显得太过自欺欺人,准确来说,是“以失败告终”吧。毕业,团队的人各有各的选择,走的走,工作的工作,考研的考研,就这么散了......一手创办的工作室正式关门,人走茶凉。

真巧,仿佛什么事都一个劲地凑在一块,迫不及待地想要结束。

我趴在栏杆上看着那繁星夜空,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临近毕业,大家都各有各的打算,或是考研,或是已经拿到了offe

。而我,折腾了两年,不仅没弄出点名堂,还把学业也落下了,即使想考研也有心无力。也许是自己当初太过于自信了,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所以最后才会输得那么惨。

一阵窒息过后,我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上,把视线从夜空转移到楼下,有那么一瞬间,我居然有一种想纵身一跃的念头。然而,也就那么一想,我还不至于落魄到这种程度......

“程庭,你在外边发什么呆呢,大伙就等你一个了,赶紧进来喝酒啦!”李森打开宿舍的门,站在门口对我喊道。除了是室友,还是我工作室的合伙人的他,似乎此刻并没有像我这般想那么多,不知道是异常的乐观,还是把自己的情绪藏得太深了。

我一进门,便看到他们五个人已经玩得很嗨了。此刻,不管抽不抽烟的,嘴里都叼着烟,左手拿着啤酒瓶,右手娴熟的摇晃着色盅。也是,在学校的最后一个晚上了,此时不疯狂,更待何时呢?

“七个六,斋!”胡优瞪着眼睛喊道,看似霸气侧漏,实则心里慌得很。

“胡优,你少来忽悠人了,我先劈为敬!”说话间,齐民右手的中指推了推眼镜。

“哎哟我去,又四杯,不玩了,也不喝了,大家伙来聊聊天吧,珍惜时间才最重要,对吧?”胡优转移话题的对我们说道,然后靠在椅子上,有些无力地看着墙上的数字,他已经欠下16杯酒了,可这个晚上才刚刚开始......

姜卫国这时发话了:“那就先不玩吧,最后一个晚上了,大家好好吃这顿‘散伙饭’吧,到了明天,大家就该各自上路了!”

赵一航鄙视了姜卫国一眼,有些无语地看着他说道:“你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啊,说得好像咱们吃完了这顿饭,明天就得上刑场一样。”

“哈哈,来,一起喝一杯,然后就吃饭吧!”

“苟富贵,勿相忘。干杯!!”

......

这个晚上,大家都喝趴下了,所有人的情绪和千言万语都藏在了酒里,宿舍里那狂欢过后的一片狼藉,仿佛是对毕业之际最大的“尊重”。我还记得这天晚上,喝完酒后的姜卫国,嘴里念叨着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的经典台词:“tobeornottobe!”;直到最后,胡优也没把墙上那写着欠的16杯酒给喝完;赵一航臭骂着我们浪费资源,第n次没有把他特意从家里带过来的酒给喝完......每一幕,都定格在了我们各自的记忆中。

次日中午时分,我被一阵烦人的电话铃声给吵醒,拿起电话的那一瞬间,简直头痛欲裂,我有气无力地问道:“喂,哪位?”

“我,苏静,你出来一下吧,我有话和你说,在图书馆门口等你。”她说完便把电话挂掉了。

那低沉的说话语气,让我猛然惊醒,我将被子掀开起了身,却看到宿舍里早就没有了昨晚的狼藉,收拾得一干二净。我留意到宿舍门那贴了张便利贴,上面写着:“兄弟们,来日方长,我们江湖再见!记住: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穷,但求同年同月同日富!先走一步啦,告辞!”

便利贴的右下角还写了个备注,说是最后一个签名走的人,把便利贴收好,留作纪念。看到上面已经写了姜卫国赵一航这两人的名字,我笑了笑,把门拉开便出去了。

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我心里有一丝不安的感觉,这是我和苏静冷战的第三天了,恰巧选择在毕业离校的这一天主动找我,难道...她是要和我分手?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终于到了图书馆,一眼便看到扎着马尾,穿着纯白色上衣和蓝色牛仔裤的苏静,她也恰巧地看到了我,向我走了过去。

我知道,我和苏静是该好好谈一谈了。她希望我和她一起考研,而我一心只想着创业的事情,面对不同的选择,我们因此发生了争执,冷战了三天。

“程庭,最后一天了,你打算还要和我冷战多久?”苏静率先对我说道。

沉默了一会,我声音有些嘶哑的回道:“你知道的,我的心思不在这,再说了,为了事业上的事情,我的学业已经落下太多了,根本不可能考研得了。”

苏静异常的神色平静,仿佛我说的话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浅浅一笑,对我说道:“可能这就是我们的不同之处吧,程庭,你知道我的家境是什么情况,我必须要让自己不断的强大起来,才能改变自己家里的情况。考研,是我现在最合适的出路,你能理解我吗?”

“所以,你是要和我分手吗?”我苦涩的笑了笑,低沉着声音说道,但转而又猛然抬起头来看着她,有些语无伦次地继续说道:“其,其实,苏静你可以换一个角度想想,你继续读书,我努力工作,这两者并不冲突啊。我现在工作室发展得挺好的,而且已经和团队的人谈好了,打算去广州发展,那样的机遇会更大。我好好赚钱,然后把钱给你交学费,这样不是......”

突然,苏静向我靠近了些,眼里泛着泪光,紧紧地抱住了我,轻笑一声对我说道:“傻,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分手了...程庭,我不需要你为我做那么多,我只想你支持我的选择,那就足够了。”

我也抬起双手抱紧了她,喜悦之余却又忧心忡忡,因为我对苏静撒了谎,她并不知道,我的工作室已经没了......不过没关系,只要我混得好,一样能给到她安全感,不是吗?

拥抱了好一会后,苏静松开了我,擦了擦眼角的泪痕,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广州?”

其实我原本的打算,是今天下午就坐高铁离开的,但我不忍心刚和苏静和好了,就要马上离开,也不差这一天了。

“明天吧。”我说道。

我看着她,又说道:“放心,我会经常回来学校陪你的。”

她笑靥如花,用力地点头说道:“嗯!”

......

这天下午,我没有做其他的事情,而是全程陪着苏静。我们慢慢地学校里走着,一起细数着我们之间,这几年在学校里所发生的点点滴滴。后来,我们还去逛了学校附近的小吃店,回味着那熟悉的味道。

直到晚上,我才和苏静短暂的分离。我回了宿舍收拾行李,而苏静则去学校附近的宾馆开了个房间。因为今天是最后一天留校了,所有宿舍都需要清场,除非是留校考研和提前申请留校的人,才能继续住着。原本想着今天就走的我,自然没有提前写申请。

当我回到那个熟悉的405宿舍,推开门发现大家早就已经走了,所有的床位都是空的,只剩下我自己的东西,冰冷地摆放着。我索性坐在地上,点了一根烟,心里不禁地反问自己:一晃四年就这么过去,可这些年里,我究竟都得到了些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这像是和大多数人一样,每当一个阶段与另一个阶段交替时,人们总是会反问自己的得与失,可是知道了又能如何呢?得与失,本身就是相互并存的,就看自己是怎么想的了。

那短暂的沉思,在我指间的烟蒂,落下烟灰中随之结束了。我站起身来,一件又一件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扔进行李箱,收拾东西时所发出的声音,在宿舍里形成了回音,预示着即将离开这里的自己。

收拾好了行李,我看了一眼门上的便利贴,只差我的名字了。轻笑一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把便利贴放进包里,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我住了四年的地方。

十多分钟后,我拖着那沉重的行李箱终于来到了宾馆。推开门,苏静正坐在床边吃着雪糕,她看着我笑,嘴角还有乳白色的雪糕。

“这天气,拖着行李走在大街上,跟背着个火炉没啥区别。”汗流浃背中,我气喘吁吁地说道。

“你先歇会吧,要不要吃雪糕?”苏静像个小女孩一样,笑着把手上的雪糕递给我。

“嗯.......那我就吃一口吧!”我不怀好意的走过去,拿起雪糕一大口地咬下去,只剩最底下的那一点点脆皮。

她撅着嘴,带着哭腔对我委屈说道:“喂!你不是说好的只吃一口吗!”

“那不一样啊,你的一口和我的一口,没法比。”我耍赖的说道。

我和苏静在这窄小的房间里打闹了好一会,后来我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太累了,打算先去洗个澡先。

在我仰起头来,让花洒的水随意冲刷着的时候,卫生间的门被推开了,她从我身后抱住了我。

白织灯下,那在淋浴中交缠着的影子,嘴唇里还残留着雪糕的甜味。在那一刻,突然我心里所有的空虚不甘不舍,像是得到了释放,全都随着流水冲走,急喘的呼吸声夹杂着水流声,渗透了狭小空间的四周。

融化掉了那些复杂的情绪后,我渐渐冷静了下来,而此刻她也已然进入了梦乡。我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烟,推开落地窗的门,欣赏自己留在d市的最后一个夜晚的景色,同时也抽着这个晚上的最后一根烟。

嘴里的烟雾缓缓吐出,藕断丝连的烟丝,像是我对这座城市斩不断的感情。短暂的离开,是为了可以有一个更好的自己出现在她面前,我清楚地知道,自己肯定还会再回来的。

因为这座城市,还有她在。

......

第二天中午,苏静最终还是跟着我去了高铁站,执意要来送我。在过安检前,我和苏静去了旁边的肯德基等候,正好买点干粮带上高铁,而买完了东西,外面的广播也终于提醒乘客要过安检了。我知道,该走了。

苏静站在我对面,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下把,说道:“你又忘记刮胡子了,以后记得要把胡子刮干净,那样才显得精神。”说着说着,她的眼圈慢慢红了。

我把她搂进怀里,轻声说道:“嗯,我知道了。”

拥抱了好一会后,苏静在我耳边哽咽着说道:“车来了,去吧。”说完,她离开了我的怀抱,快速地转身过去背对着我,另一只手的手背在挡住自己的嘴,生怕哭出声音来。

我心里难受地厉害,但离别在所难免,只好低沉着声音说道:“等我回来。”说完便坚决地转身离开,在我把门推开那一刻,肯德基里正好播放了《烟火里的尘埃》这首歌:

“看着飞舞的尘埃掉下来,没人发现它存在多自由自在,可世界都爱热热闹闹,容不下我百无聊赖。不应该,一个人发呆......”

在这个烈阳高照的午后,眼角处流下的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每一个坚决离开的背影,都藏着不为人知的苦衷和无奈。

......

几个小时后,我终于下了高铁,一下车便看到人山人海的一幕。广州这座繁华的城市,不管什么时候人流量都那么大。

“借过一下!”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黑衣服男子,从我身后撞了我一下,然后匆匆离去。

我有些不满地转过头来,刚想说话,可是他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

“什么人啊,撞了人还直接就跑了。”嘴上嘀咕了几句后,打算给苏静报个平安,可我在口袋里翻了半天都没找到手机,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机,就是被刚刚撞了我的那男人给偷了。

“操!”我无力地靠在墙边上,遇上这种事情,就算是报。警,估计也无济于事,这简直跟大海捞针一样,我只能认栽了,怪自己倒霉。过了会,我想到些什么后,便赶紧打开背包看了看——幸好,钱包还在。我松了口气,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缓了缓后,我才拎着行李进了地铁站。

地铁里,我迷茫的看着地铁外那人来人来,这注定是一座让人奔波劳碌的城市。然而,我那苦。逼的打拼生活,这才刚刚开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697小说源码(book3.669977.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