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炮灰她不走寻常路
听书 - 炮灰她不走寻常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Nice1 / 2020-09-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庚辰年九月三日是一个大日子,是魔教少主认亲的日子。魔教少主一直隐姓埋名的养在佛乡,在少主满十七岁时,魔教举行了一个盛大的仪式喜迎少主回教。

魔教声名赫赫在外,加之魔主高坐殿堂,气氛一时十分的严肃,然,礼仪举行了一半,外头突然闯进了一个女子。闯就闯吧,这种情况大多数是拖出去喂饕餮兽,结果没想到,闯进来的是一个一身仙气,灵力还不弱灵的一女修,女修扯着一个半大的孩子跑过来认亲。

众人只心里纳罕,目光小心翼翼地在女修和少主与魔主之间来回的滚动。

魔主闻言微微怔然,但随即便感到了头疼。

少主一身收腰的锦缎红黑长袍,革带上简单地悬了一块白玉,面如冠玉,目若晨星,他只淡淡的掀了一下眼皮,便没了后绪。

大殿内的气氛彻底僵硬下来。

大殿之人都不怎么敢深论,又眼见得女修这架势骇人,干脆连和事佬都不敢出来做了。

白衣女俢揪着半大的小孩子格不入的站在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魔修中,女修受了不小的伤,垂在身侧的手还在淌血。女修却全然不顾,只仰首看着立在高处的裴枕流,脸上一脸的坚毅,望着人群中万众瞩目的少主裴枕流露出了受伤的又隐忍的目光。

“就算你不认我,孩子是无辜的。”

四周瞬间一静,紧接着又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竟然是少主的孩子??!!!

场面非常尴尬,众人将好奇的打量的目光纷纷的投于裴枕流身上。

半大的孩子,明·筝睁开眼睛的时候,便遇到了这样的修罗场。她飞快地瞄了一眼,系统已经大致跟她讲了一下情况。

明筝僵硬的转过头来打量着旁边的女子,女修的手着她的手攥得很紧,仿佛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似的,明筝抬起视线,落于女修的脸上,不可否认,女修长得是非常的漂亮,然而鲜血留下来已经染红了一片衣襟。

明筝侧头,心中叹了一口气,也是一个可怜人呢。但是怎么都感觉像是被人雇佣过来似的,毕竟今日实在特殊,魔教中许多人又是不同意少主回来。

但看着女修脸上深情的表情不似作假,于是众人抱着一种观望的态度。

听说魔教教主的时候年轻的时候非常的风流,到处种马。但是得到魔主承认的,只有他正牌夫人生下的唯一的一个儿子,也就是少主裴枕流。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魔主夫人逝世了之后,七岁少主就被秘密送进佛乡隐姓埋名温养了。直到十七岁才被接回来。

明筝一看这身旁的女子怎么看这么像是过来碰瓷的,明筝写过的小说没有十本也有八本,但是也不会写这么重口的,少主今年才十七岁,就算他爹风流,继承了他爹风流的种子,那也不至于十三四岁就怎么样了吧。裴枕流十年一直在佛乡修行,况且就连佛乡悲藏大师都曾说过他天生佛骨,是个好苗子。

不过这都不是明筝关心的,她关心的是自己的命运何去何从,前世短命意外身亡,一睁眼发现自己穿书了,穿到第一章就炮灰的人物,既然强差人意,但是好歹再活了一回。明筝很满足,也很惜命。

但是明筝的命运连系统都不知道,毕竟是第一章的炮灰,就算换了芯,安能知道这结局如何。

裴枕流微微的眯了眯眼,看起来非常危险的样子。

上头的人没有发话,众人也不敢自作主张的女修拖出去,万一就真的少主的谁呢。于是场面一下子僵持了下来。

裴枕流向着女修看了一眼,说了句,“你是何人?”

“你忘了我了吗,当年南菩寺一别,我等你等了三年。”女修似乎也不在意裴枕流的态度,慢慢的回忆起了往事,于是唇角慢慢弯起,竟笑了出来。

浑身是血,可眉目柔和。

明筝整个身子一抖,脑壳中却不由自主的循环着:“皇上,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某某某吗。”

没想到少主的脚步竟然顿了一下,回过头来以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女修,似乎对这一段还是有一点印象的。

明筝:“………”万万没有想到,万万没有想到,裴枕流看着正人君子,竟是衣冠禽兽。

魔主的脸上一脸的淡定,一言不发,甚至脸上隐隐的有看热闹的好奇。

裴枕流嘴上虽然笑着,但是明筝发现他眼里没有任何的笑意。

明筝看见裴枕流从魔殿中徐徐朝着自己这边方向走过来。

很快就是一阵喧哗之声。

女修似乎也很紧张,惊急的面容一晃而过,牵着明筝的手,不由自主的小小的后退了一步。

明筝记得当初为了写这一个绝世反派,从他的衣着言语姿态花费了整整的几页纸,明筝呆呆地看着他的身姿,果真好看。

裴枕流现在离了女修几步远的距离,掀了一下眼皮,“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女修坚定的摇了摇头,口口声声的坚持。

明筝看着如此安然又冷漠的裴枕流,这不愧是她笔下最是优秀的反派,都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她却还记得这么一号人物的反派。优秀。

裴枕流同时向身边几个人冷静地下达着什么命令,声音太低了,明筝没有听清楚,直到裴枕流走到了的女修跟前,明筝才听见了他冷冷的盯着女修说,“拖下去,喂魔兽。”

然而话音落时,女修身子微不可察地轻晃一下,整个人毫无征兆就软软的的跌坐在地上,毫无生气的抬头望着裴枕流。

明筝光是注视着裴枕流的目光,就感觉死亡如此的亲近。各种声音尖锐地进入明筝的耳中,可只是无意义地交杂在一起,在脑海中形成一股混乱的嗡鸣。她呆呆我看着裴枕流,想着她也要像那个女人一样被拖出去,明筝不知道该撇清关系,还是该继续撇清关系好。

裴枕流慢慢的走过来,视人如无物,慢慢走过明筝的身旁,明筝却像是岸上一块石头,动也不动,视线只看见了裴枕流刻着回字纹里的衣摆,在寒风中烈烈的飞扬迷糊了她的眼。

那个女人被拖出去佝偻着身体犹自梨花带泪的问道。“难道你忘了吗?我是雨儿呀。”明筝站在女修旁边,露出了瑟缩的冷意,甚至隐隐的感觉女修少说两句,或恐有一线生机。

明筝手指紧紧扣着的手袖,恃衣袖弄的褶皱不堪仍旧没有松开半分,整个人动也不动一下。

直到下面人胡乱地将女修拖走,又有人迅速上来将她押了下去。

明筝目光僵硬,眼神迷离,抬头望天,扑通一声跪下,大声的喊了一句:“爹~”

横竖都是死,不定搏一搏,赌一赌就起死回生了呢,明筝鼓起勇气走到了他的面前迎上了裴枕流的目光,通一声的就跪了个结实。

她只是个半大的娃娃呀。明筝没有记错的话,裴枕流的出生是受到万人期待的,一出生就被定为了魔界的少主,魔界的夫人去了之后,魔主也从来没有把别的人带回来过魔宫。后来他被送往佛乡,因为天生有佛骨在那里一直待的很好。照理说这样的人应该是没有什么阴霾的。可耐不住有一种人天生就是反派,无风无浪,也是注定要搞一番大事业的,这与他的经历无关,与他的性格有关。可是裴枕流长期受到我佛慈悲的影响,至少也会有怜悯之心吧。

虎毒不食子啊。

明筝仿佛感觉到了裴枕流的目光似乎转了转,他的目光和明筝对上了,这一眼,裴枕流的眼里平整得如同一面冰墙,一股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目光不淡不咸,恍如同死神,看着他的目光没有任何的温度,如同是看着一道死物。

明筝的声音埋没在冽冽的寒风中,裴枕流仅仅只是给明筝一个无关紧要的目光,便转身,同着明筝擦肩而过。

光是这一个背影都走出了与别人不同的姿态。

明筝抬起头来,看见了一双饶有兴致的眸子,那是魔主。

魔主眼里泛着浑浊的光芒,树皮似的脸上憋出了一抹笑容,明筝知道,魔主对着明筝的到来还是尚存犹疑。

“乖孩子,过来。”魔主招了招手,底下的人不敢有所动作,便松开了明筝。

明筝怔怔看着地上那被拖出去,而划出的长长的血痕,她恍若未闻。人如在梦中一般。

魔主没在意,差人将明筝请到了上面来了。

裴枕流仿佛对这样的闹剧毫无兴趣,过了许久,才慢慢道。“既然如此,孩儿便先走了。”

说着等别人回应,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便就走了。

一旁的左护法在旁边阴恻恻的笑着,尖锐的声音在辽阔的地方震荡着。“依魔主看,这究竟是不是少主的孩子?”

“叫巫师去测一测不就自知分晓了。”右护法笑得不怀好意。“如果是的话,魔主想必不介意多养一个人,如果不是的话,正好将这孩子交给属下,属下自是会好好的款待。”

明筝看右护法长长的披风离得自己近了,僵硬的转动了一下脖子,脖子里响起了轻微的咔嚓声。

眼下这般场面,明筝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人一个手抖一个激动就结果掉自己。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1]697小说源码(book3.669977.net) 手机版:book3.669977.net/wap】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