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铁魂
听书 - 铁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01追赶大部队

文河 / 2021-05-04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坎坷不平的山路上,一支百余人的部队往东急行进。>八>一中文>网

山道蜿蜓,林木参天,这支队伍披荆斩棘,不顾一切地奋勇奔跑。

所有人的身上除了镐铲,只有枪弹,和一小袋干粮。但装备不俗,有重机枪,轻机枪,所有的士兵都是毛瑟步枪,头上的钢盔闪着绿茵茵的光泽。

这是1937年的冬天。天空云帷低垂,寒风凛冽,但是这支队伍几乎所有的人都敞开外衣,满头大汗。

“快!快!一定要在明天中午赶到南京城!”

喊话的人在长蛇一样的队列旁前后蹿跃,不时地挥舞手臂,满脸的焦急。

这个尉级妆扮的年轻人,是这支部队的最高军事长官:连长宗涛。宗涛时年二十七岁,在连长的位置上整整捆绑了五年,与他先后入伍的弟兄,很多都成了他的上司。

宗涛出生在大别山一个书香门第,学识不浅,但仕途迟滞。他投军不久,即被选入干训班,因实操成绩优异,不久即被委以少尉排长之职下放连队,第三年被同乡上司提拔为上尉连长,之后再无建树。原因很简单,在进剿苏区时,他的连成了孬兵。

江西“剿匪”,他所率的连队很不卖力,瞎打枪、放空枪,还没与“匪”接火,就率部撤退。要不是老乡上司力保,宗涛早被军法从事。

宗涛从此钉子一样钉在上尉连长这个位于上。而其部队,也成了闻名的“孬兵连”。

三天前,同乡上司给他连派了一项任务,西行二百公里,去拉不久前收编的土匪队伍以壮声威。但他们赶到时,那支队伍已被别的部队整编了。

宗涛虚有此行,急急赶回驻地,但部队早开拔了。

经过打听,他所在的团在他刚执行任务后就迅东进。宗涛立即明白这个老乡团长的用意。他一定是因为自己的连队名声不好,怕影响士气,借口调开他。

没执行任务前,宗涛就听说他所在的团承接了南京保卫战守土之责,临行时宗涛也追问过,但老乡团长拚命否认,并警告他,此次任务执行不力,将按军法从事。

老乡团长最后交代,完成任务与否,回原防地待命。

宗涛只有服从。

现在听说部队开拔了,宗涛气炸了肺,也急红了眼。

任务没完成,上峰怎么处罚他不想知道,但是这么重大的任务,不拉上他的连队,,宗涛不甘心。

宗涛紧急集合部队。

连副常大贵担心地说:“连长,等命令吧。这次任务我们没有完成,还不知道上峰如何处理。如果擅自调动,你我吃罪不起。”

宗涛怒睁大眼,喝道:“国难当头,还要等指示!日军装备精良,人数多于我们守城部队,那些兄弟都是抱定必死的决心,等命令,哪还有我们雪耻的时候!”

雪耻!雪耻!

宗涛凝望着阴霾密布的天空,脸上现出铁一般坚毅的神情。

淞沪大决战,宗涛为没有参加懊悔不已。我方将士以血肉之躯,抗击凶残暴戾的侵略者,早令他热血沸腾。

宗涛咬着牙,挥起手臂高喊:“我们不是‘孬兵连’,我们是有血性的中华男儿!日本鬼子毁我们家园,欺侮我们的同胞,掠夺我们的资源,弟兄们,我们要不要去打?”

一百来人异口同声,振臂高呼:“打狗日的日本鬼子!”

宗涛接着说:“所谓苏区剿匪,我们是没有出力,因为那是我们的兄弟。现在蒋委员长也把他们改编成为正规军。血浓于水。在外敌面前,他们在做同样的事!如果我们把那些同胞剿灭了,今天怎么壮大我们的阵营?”

常大贵急得拽了拽宗涛的衣角。宗涛回头笑笑。

“老常,你还怕祸从口出吗?这次我们要面对的是装备精良、极其凶悍的日本鬼子,说实话,这是拿着鸡蛋碰石头。我没有想过生还!”

常大贵想了想,点点头。

宗涛面对近百名弟兄,神情肃穆地说:“这次我们没有接到上峰指示,擅自行动,也许会受到处分。如有弟兄不敢行动,可以就地休整。”

“不,我们要上战场,要打日本鬼子,保卫我们的家园!”

“但是弟兄们,此次作战,我们生还的机会很小!”

“我们不当亡国奴!”

都是一群血性男儿!

宗涛噙着泪,动情地说:“都是我的好兄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国家危难,我们身为军人,不上谁上?”

“我们上!我们上!”

洪亮的怒吼声,有如长江黄河的惊涛骇浪。

宗涛扫视着队列,目光停在一个小个子兵身上。

“侯小喜!”

“到!”

“出列!”

侯小喜不解地望着宗涛,慢慢出列,站在宗涛面前。

“你今年多大?老实回答!”

侯小喜双脚并拢,亢声答道:“报告连长,我十七了。”

侯小喜身高不过一米六,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十五都不到。

侯小喜是宗涛在执行任务途中拣来的。当时象个乞丐,饿得有气无力。宗涛原只想给他点盘缠打他回家。不料侯小喜的诉说让他大受感动。

侯小喜是四川人,抗战爆后,他的五个哥哥全都参军了,随部队出川。因为年纪小,没收他。但是侯小喜撵着队伍跑。但他人小体力不足,听说那支部队到了江淅一带,侯小喜一路乞讨,却找不到那支部队。

这么小的孩子都要抗日,宗涛非常感动,破例收他当了自己的勤务兵。

宗涛绷起脸,叱道:“你十六岁还不到,谎话骗人,从今天起,你不是我的兵!”

侯小喜急得泪都出来了,叫道:“连长,你欺负老实人!”

宗涛带笑不笑道:“你老实吗?当着全连兄弟的面,你还在说谎话!”

宗涛的心里实在不愿意带上侯小喜。他的五个哥哥都投身战场,存亡难料,如果侯小喜再有闪失,他年迈的父母谁来照料?

“抗日不分年龄,不分先后,这是政府号召的。”

宗涛猛地抡圆手臂,狠狠地给了侯小喜一掌。侯小喜被打得一个趔趄,晃了几晃,却倔犟地又挺直身子,正视宗涛。

所有的弟兄都呆了。宗涛一贯善待兄弟,不要说动手,骂人的时候也不多。

常大贵忙拉着宗涛。宗涛横了他一眼,常大贵明白了。

常大贵缓缓踱到侯小喜面前,不无责备地说:“侯小喜,连长说得不错,你为人不诚实,不能上战场。”

侯小喜见常大贵也这样指责他,委屈得哇的一声,把枪取下来,掷到常大贵手上,抹着泪跑了。

所有的弟兄都明白两个长官的意思,既感动,又惋惜。

看到侯小喜跑得不见踪影,宗涛吁了一口气,大声道:“弟兄们,这次与日军对抗,老实说,生还的机会几乎为零,如果谁害怕,请出列,我不勉强!”

“我们不是孬种!”

宗涛非常激动,在队列前巡看一番,高声道:“为了不影响行军度,我们必须轻装!带足三天干粮,除了枪弹,其余全部丢弃!”

一声令下,部队跑步前进,

这里距南京城几百公里,星夜兼程,也要两天时间。但宗涛和他的弟兄心急如焚。南京保卫战打响了没有?他们的兄弟是不是正以血肉之躯抗击日寇强大的炮火?

快!快!

队伍象离弦的箭,在崎岖的山路上狂奔。跌倒了,爬起来再跑,饿了,抓一把干粮,渴了,就喝一口凉水。

这一天一夜,部队跑了二百多公里。

隐约听到炮声。爆炸声象炒爆的豆子一样响个不停。宗涛的眼睛都直了。

南京保卫战已经打响!

宗涛声嘶力竭地喊:“弟兄们,快,赶到南京城外休整!“

部队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有歇脚,弟兄们早疲惫不堪。但是守涛忧心如焚。

又行进几个钟头,天光已经大亮,辰牌时分了。

隆隆的炮声越来越震耳,南京城郊已近!

突然,天空传平嗡嗡的轰鸣。宗涛抬头一看,只见从南方天际马蜂一样扑过来黑压压的机群。机翼上日军的标识清晰可辨。

所有的弟兄都红了眼。有人举起枪。宗涛打着手势制止了。

枪不是能打下飞机的,只会暴露自己,徒挨鬼子的炸弹。

“卧倒,就地隐蔽!“

硝烟的气味越来越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697小说源码(book3.669977.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