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我是鬼捕
听书 - 我是鬼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 大壮之死,首遇恶鬼!

龙雅人 / 2021-05-04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大兴安岭位于东北的最北部,兴安是满语,意为极寒之地,大兴安岭的寒冷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形容的。

总之深冬时分,进入大兴安岭绝对不是一个聪明的决定,如果深陷这片原始森林深处,也许再也就逃不出来了。

大兴安岭最寒冷的时候,温度可以达到恐怖的零下五十多度,这种温度下,任何防寒措施都只能看作中看不中用的摆设,最可怕的是这里不仅环境恶劣还有各种可怕的猛兽,老虎豺狼应有尽有,美丽的白雪之下隐藏着永难窥探的秘密。

大兴安岭的主峰索岳尔济山山脚下驻扎着一个班级兵营。是兵营,实际上就是四五个木屋围成的院。而我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我叫雨龙,这个名字是张叔给我起的。听是看到我时,正下着磅礴大雨,而我则在河内的篮子里哇哇大哭。就这样,我有了一个如此无奈的名字。

我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更没有见过任何一个血脉相连的人,只因为我是捡来的娃,多半是被父母遗弃的那种,是张叔抚养我长大,供我上学。有时我就想,要是张叔就是我爹那该多好。可惜,他只是让我叫他张叔而已。

上学时经常有人叫我可怜虫,没爹没娘的野孩子。可是到了初中后,我又有了一个响亮的外号,那就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妻儿,看来注定我这一生要孤独终老了。

16岁前,我一直是个自卑、胆、懦弱的人,常常自己一个人躲在木屋后面偷着哭。而每当这个时候,张叔都会来安慰我、开导我。

张叔这个人当了半辈子的兵,班上的老兵和新兵蛋子都亲切的称呼他老张或者老班长。他的性格很是质朴、为人和蔼可亲,不与人争论,不抽烟不喝酒,就喜欢锻炼身体,打打太极,练练长拳之类的。

其实我从就跟着张叔练习武术,可是也不知道自己练的怎么样,毕竟从来没有跟人实战过,外加上自己的胆子,就连比我矮一个头的屁孩都敢欺负我。

直到16岁的那年发生了一件事,正是从那次开始,我才发现,原来我和别人不一样,甚至比其他人稍稍强那么一。

距离兵营的三十里外有个镇,是镇其实就是一个大屯子。里面也就那么几十户人家,有学校,有医院,我的学初中就是在这里念的。

这个镇叫龙兴镇,是在镇的下面就是一条龙脉,能够保佑镇上的人平安,富贵一生。

这个传言我自然是不相信的,为什么这么呢,因为这个镇上从来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多就是那种什么职业学院的特招生而已,而且在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破地方,也没见到有哪个人开奔驰、宝马的,多看到一两辆夏利车,还是二手的。

那一天,也就是我刚刚参加完中考的那天。走出考场,我的心情变得略显沉重,他担心自己考不好,会让张叔失望,会让别人笑话我。我揣着忐忑不安的心走出了学校,然后顺着回兵营的山路低头走着。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吵闹声,我抬头看到一群人在向着前边的土包奔去。我也是出于好奇心,于是决定跟上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等我爬到土包上之后,才发现这土包的正中凹陷出了一个大洞。而在这个大洞之中竟然密密麻麻的趴着一大堆黄皮子。

黄皮子其实就是黄鼠狼,这东西专门喜欢偷人家的鸡鸭鹅,所以很是招人痛恨。四五个大伙子一瞧这么一窝畜生,立刻动了杀念。

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高喊了一声,“把这些畜生给烧死得了,不然以后谁家也少不了丢鸭丢鸡。”有人牵头,自然就有人敢做。那第一个掏出打火机,燃枯树枝的人我认得,时候我就经常被他欺负,他叫大壮。

大壮这一燃枯枝,其他几个大伙子立刻跟着找来枯枝,烧着的枯枝被他们扔入了大洞之中,不一会儿功夫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大洞之中的那一大窝黄皮子在大火之中惨叫不已,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生出半怜悯之心,唯独我一个人转身走开了。这种残忍的事,我真的受不了。

那些黄皮子好歹也是生命,它们去偷别人家的鸡鸭其实也是为了生存,那时的我已经上了生物课,所以知道生物链的道理。

可就在我刚刚走了没多远,就听到一声惨叫,这声惨叫是人发出的。我猛地转过身去瞧,只听到有人喊道:“不好了,大壮掉进洞里了。快找水灭火啊!”

可是这里本就是高处哪里有水源,好在距离学校不远。于是一群人呜啊的奔到了学校里,纷纷提着水桶,脸盆之类的东西盛满水就冲向了土包上的大洞。

大半个时后,大火终于熄灭了。可是大壮却和那些黄皮子一起被烧得血肉模糊,死在了大洞中。

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死人,而且是那么血淋淋的惨死状。直到现在,我一想到大壮的死状,我就禁不住的头皮发麻。

这边死了人,立刻有人给兵营打电话。龙兴镇上就两个警察,所以镇上一出现什么状况,实际上都是兵营的人过来帮忙处理的。

过了约莫两三个时,张叔带着两个战士赶到了龙兴镇。因为我刚才确实受了惊吓,所以愣在当场一直没有缓过神来。

张叔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我,于是他赶忙上前,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弹,我随即回过神来。然后一想到大壮,我就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张叔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脑袋,让我在一边等他,之后晚上一起回去。我立刻擦干眼泪,走到一边等着。

张叔带着两个战士和两个警察,加上镇上的安保人员,大概十个人一同来到了大洞前。围观的百姓都已经被赶回了镇上,只有大壮的爹娘趴在土包上号啕痛哭。一个好好的大伙子,就这么没了,无论是谁都多少会有些伤感的。

张叔让一个战士好好安抚两个老人,他和其他人走上土包,向着大洞内一瞧。他的脸色随即变得极为难看,按理见过大阵仗的老班长应该会有极高的心理素质,可是现在就一个死人竟然让他如此动容,这让其他人都不免有些惊讶。

张叔盯着大洞看了一会儿,然后猛地扭头对一旁的王公安声道:“王哥,你快去找黄纸,再找些朱砂和毛笔来。这次可能触犯了黄大仙,怕是要有血光之灾。”

王公安跟张叔两人认识了足有二十年,从张叔来到这里两人就相识了,算是至交了。他知道张叔不是一个会开玩笑的人,于是声的张叔耳边问道:“老张,你确定是触犯了黄大仙吗?没有其他的吧?”

老张无奈的摇了摇头,回道:“现在还不好,那大壮千万不要变成恶鬼才好。否则,凝聚了黄大仙的怨气再加上他本身的怨气,有可能造就厉鬼啊!”

王公安听到这里,额头上已经冷汗直冒。他了头后,直接转身奔向了镇里。而张叔则让人利用绳索,艰难的将大壮的尸体从大坑之中拖了出来。

可是已经烧得血肉模糊的尸体上竟然沾着两三只死了的黄皮子,这让大家都感觉胃部不适,有两个安保员禁不住的呕吐起来。

我站在一边,不敢去看,连睁眼的胆子其实都没有。只希望张叔快把事情处理好,我好快回去。

没过多久,王公安拎着一个大包气喘吁吁的从镇上赶回。而此刻的大壮已经躺在了一张草席上,粘在他身上的黄皮子也被强行和他分开。

没人愿意为大壮清洁尸体,只有他的爹娘不在乎,一边为大壮擦拭尸体一边掉眼泪。这一幕,惹得其他人都很是悲伤。

张叔一见王公安回来,赶忙上前接过他手中的大包。“都买齐了吗?你现在再去帮我弄黑狗血吧,还有去弄一把桃木剑,有备无患啊!”

王公安一听,立刻气鼓鼓的道:“你能不能一次完,让我这么来回折腾,我这老骨头都快散架了。”

张叔轻叹一声,道:“有什么办法呢?都是为了救人!累苦,其实都是值得的。”

王公安听完,也不由得轻叹一声,然后再次向着镇上跑去。路过我身旁时,他突然停下脚步,然后对我喊道:“龙啊,来,你跟着我去吧,你在这傻站着也不嫌闷。”

我一听王公安叫我,赶忙答应道:“嗯呢,王伯,咱俩是去镇上吗?”着,我跑到王公安的旁边。两人一边聊,一边向着镇上走去。

路上王公安问我怕不怕鬼,我我都没见过怎么知道怕不怕。不过听过很多人讲过鬼故事,我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那时的我对鬼怪的恐惧,还不及对学校里经常欺负我的大牛、二牛。

等我和王公安拿着桃木剑和端着黑狗血回来之时,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张叔这时已经画好了不少的黄符。

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黄符,谁能想到若干年后,这黄符竟然成了我的最爱之物。这黄符上画着莫名其妙的东西,我根本就看不懂。更加不知道张叔为什么要在这里画这玩意,还不如尽早让人家大壮入土为安来的实际。

张叔将画好的黄符贴在大壮尸体下的草席上,围成了一圈。然后他又将我带来的桃木剑握在手中,摆出一副道士的模样。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大壮身上的这一刻,堆满了黄皮子尸体的大坑,此刻竟然莫名其妙的冒起了黄烟。

一名战士发现了,他随即大喊道:“班长,你快看,那洞咋冒烟了?”

我怯生生的抬头去看,哪成想这一看之下,我竟然禁不住的全身发冷,一股由心底生出的恐惧,让我险些昏倒当场。因为我看到了一个血淋淋的东西从里面慢慢的爬了出来……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697小说源码(book3.669977.net)】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