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逍遥道决
听书 - 逍遥道决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逍遥道决 第一话 父子交手 欠揍的货

树下一道人 / 2020-03-1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清晨,一宽敞房间。

    一白衣少年,脸色苍白,汗流浃背,拖着沉重的步伐,不断的沿着一个圆圈走着步伐。

    每一步落下都踏在一个固定的方位上,或转,或旋,或踏,或退,或进,都遵循着一个规律。

    “八卦游龙步伐,讲究八个方位,连贯通顺,变幻莫测,随近在咫尺,却让人无法触摸分毫,掌控对方于方寸之间”。

    一边念叨,一边迈着步伐,然浑身摇晃不停。

    “气沉丹田,宁心静气”,话音刚落,“噗!”少年一口鲜血直喷而出。

    “咳咳。。。丹田虽毁,身体力量还在,一定要练成这个步伐,我就不信邪了,继续”。

    紧咬牙关,始终未曾放弃。

    上午,开始蹲马步,出拳,下午继续练习步伐,晚上接着蹲马步,出拳。

    日复一日。

    数日后,少年步伐才勉强流畅。

    “呼!好在自己以前已达巅峰,如今才能这么快入门”。

    。。。

    夕阳满天,一广阔府邸,一处藏书阁。

    嘎吱!古朴阁门被轻轻推开,走出一白衣少年。

    一路走来,眉头紧锁,心事重重。

    所过之处,无不退避,诚惶诚恐。

    行至转角,迎面撞上一丫环。

    啪!杯子摔碎一地。

    “二公子赎罪,小人该死!”吓的丫环战战兢兢,急忙跪倒。

    然白衣少年错身而过,浑然不知。

    片刻后,抬头望着消瘦的背影,丫环一脸错愕,“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刚才其实不是二公子,而是已故的大公子?”急忙收拾下残局,匆匆而去。

    少年行之一花园处,一青衣中年人正面走来,虎背熊腰,八字胡须,一脸横肉,后面跟着一大胖子。

    然少年依旧毫无察觉,身形一转,插肩而过。

    “嘶!这小子今天怎么胆儿肥了?竟然敢接近我三寸距离,以往早就有多远躲多远了,奇了怪了”。

    中年人面色略显疲惫,扭头看着少年的背影,感觉对方浑身透着一种孤独悲凉之意,英雄末路也不过如此,让中年人更是不解。

    不由得轻唤一声,“飞儿!”

    少年充耳不闻,不徐不疾。

    “你个小王八蛋,给老子站住”。中年人一阵气急,大骂出口。

    前方少年,依旧徐步向前,毫不理会。

    “老爷,我去叫住二公子”。一边的大胖子抬脚就要向前。

    “滚一边去,这小王八蛋真是胆儿肥了,真真是气煞老夫也”。

    只见中年人龙行虎步,速度奇快,瞬间追上前面的少年,转身挡住对方的去路。

    就在少年调转身形离去时,一双虎掌瞬间探出,直接抓向少年的臂膀。

    少年完全出于本能的反应,身影一扭一颤,双脚一个错步,就抽身数寸距离,身影贴着一双虎掌,瞬间躲过。

    中年人眼中瞬间爆发出强烈的精光,犹如发觉了新大陆一般,满脸震惊。

    只见一双虎掌毫不停留,速度奇快,瞬间一扑,依旧抓向少年的臂膀。

    反观少年,身行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一矮一转之间,就出现在中年人左侧,一双虎掌依旧无功而返。

    中年人眼中精光更胜,双手一个横扫,急速的追击而出。

    少年身体一个后仰,上身完全跟腰部成九十度,做出一个标准的铁板桥动作,瞬间躲过横扫而来的虎掌。

    中年人一脸错愕,双手急速下探,眼中露出得意之色,好像对方已经是囊中之物一般。

    只见少年的身躯,以双脚为旋转柱,一个旋转接着就是猛地抬起上身,“呼”的一声,就站立在中年人正前方。

    这一转一抬之间更加的干脆利落,让中年人震惊莫名,“好身法!”一个赞叹,双掌从下而上直扑而出,速度奇快无比。

    少年身影一摆一晃,突兀的出现在中年人右侧,速度更胜一筹。

    “哎呀!老子不信邪了”。中年人急脾气上来,瞬间再次出手。

    然少年的身形更加直接,脚下一步踏出,一个扭身就出现在中年人背后。

    唯独一边的大胖子,看的真切,每次中年人刚一出手,都会发现,少年的脚都会抢先做出最佳反应,犹如本能反应一般,身形完全跟随脚步移动,做到巅峰配合。

    少年至始至终,都活动在中年人方寸范围内,然不论中年人如何出掌,都无法触碰到少年身影。【↑去△小↓△W wW.Ai Qu Xs.coM】

    “二公子何时有如此身法了?身体全好了?”大胖子脑袋完全不够使了。

    “呀!好小子,看拳!”只见中年人气势一凝,双拳之上瞬间冒出寸许火焰,噼噼啪啪,发出强的威力。

    “哈!”一声爆喝,中年人左拳直接轰击在空气中。

    “轰隆”一声爆响,四周空气一个震荡,强大的冲击波,直接将少年震出一米开外,完全以力破法,让那些技巧毫无用武之地。

    少年的眼神瞬间从无意识状态,变得异常明亮,瞳孔一阵收缩,爆喝一声,“疼死小爷了,老小子!敢打本公子,胆儿肥了?”

    下一刻不光少年傻眼了,就连中年人也傻眼了,更别说不远处那个大胖子了。

    “小王八蛋,你刚才说什么?”中年人瞬间反应过来,脸色越来越黑。

    “啊!好巧啊,那个,我还有急事,改天再叙旧”。少年心知不妙,瞬间开溜。

    “叙旧?我叙你姥姥,你个小王八蛋,给老子站住”。中年人飞身一跃,就落在少年身前。

    “好吧,不许打脸”。少年心知逃不掉,抱着头直接蹲在地上。

    “我。。。”中年人手掌迅速抬起,然久久停在空中,不曾落下,眼中一阵喜悦,一阵忧愁,一阵惊奇,一阵惋惜,凡是能有的表情都被这货表演了一遍。

    少年此刻才恍然大悟,近几日总是精神恍惚,只怪自己无意识之下,展露了这几日内苦练的身法绝学。

    “给老子站起来”。中年人狠狠的放下手,眼中甚是复杂,一半欣喜一半忧。

    “跟老子来”。径直朝前走了。

    一大胖子屁股一摇一摇的走来,“二公子,服下软,没事的”。心中一阵抽搐,“额!这小子,何时怕过啊,每次都死不悔改”。

    “切!一介武夫尔,只知打打杀杀,不务正业,那有本公子这般,心系社稷安危,泽被苍生”。

    少年一句话,就让大胖子一阵摇晃,一屁股坐在地上,“这牛吹的,真叫一个高啊”。

    前面的中年人一个趔趄,转身怒目而视:“本事没见长,口才大有长进啊。

    老夫不务正业?硕大个家业,你何时操过心?全天下的人都可以这么说,唯独你不行。

    你一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一练功就脚底抹油,只知吃喝玩乐的混账玩意。

    平日里骄纵跋扈,人人都怕你,还敢口口声声,说自己泽被苍生,我真是呸你一脸,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中年人一口气说这么多,连他都不曾想到,自己的口才竟然长进更甚。

    “你说的是我以前,我说的是此刻”。少年嘀咕一句,“说的好像你整天为家操劳一般,也不知谁只会当甩手掌柜,谁最不讲理,谁最跋扈?”

    咚。。咚。。

    中年人气愤的走着,那些石板无辜遭殃,纷纷出现了些许裂痕。

    “看吧!连我一句话都承受不住,还不承认自己不是武夫,真是醉了。。。”少年摇头看着前面的中年人,嘴角一撇。

    “额!二公子,不要再说了”。大胖子在一边不断的给着眼色,示意他不要再惹老爷子生气了。

    “我有说错吗?自己做错了,还不让人说了?有没有天理了?”

    “呀!你个小混蛋,老子今天不教训你,就是你儿子。。。”前面中年人脸色彻底黑如锅底,浑身红光大放,右脚猛的一踏,一个飞身就落在少年面前。

    少年瞬间被抓个瓷实,虽有心闪避,却力不从心。

    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暴揍,然至始至终,少年从未求饶过,唯独紧闭的嘴唇,作为反抗。

    一刻钟后,某个猪头缓缓的站起来,嘴巴依旧不饶人,“切!就这点力气,真是白瞎了那一身肌肉”。

    中年人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完全是被气的,却哑口无言。

    心中震惊的无与伦比,“以往自己刚一抬手,这小子就哭喊连连,难道前几日遭遇刺杀,转性子了?”

    目光审视着少年,“你不疼?”

    “疼啊”

    “那你为什么不喊?”

    “喊了你就不揍我了?”

    “照揍啊”。

    “那你还问,真是为你担忧啊”。

    “担忧啥?”

    “脑子里全是水”。

    “你个混账玩意。。。”中年人发现,有生以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气人的。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切勿打扰本公子去解救苍生,忙着呢!”少年急忙转身走了,完全不给对方反应时间,是怕对方追问自己武技的事情。

    看着远去的身影,挺拔而又洒脱,中年人瞬间不再生气了,接着就是大笑不止。

    “飞儿总算长大了,好男儿就该如此,吾心甚慰”。中年人也学他人摇头晃脑。

    话音刚落,又深深的皱着眉头,“妈的,连续几天出去跟人交手,还真是困了,老李,飞儿的事,一个字都不要说出去,暂且瞒住老夫人,怕她们担心,就说前几天飞儿在外惹事,被我打得下不得床”。

    “这个明白,就只有表公子知道,不过二公子他。。。”李胖子也皱着眉头。

    “倾尽家产也要医好飞儿的丹田,要是让老子知道谁的下手,定要灭他九族”。

    “老爷,这几天有眉目了没?身体没事吧?”

    “打了五场架而已,那些混账玩意,都被我狠狠的修理了一顿,以后会老实点,飞儿再受伤,全算他们头上,五大世家,全都去过了,却看不出什么来”。

    要是让叶飞知道了,一定会,“郁闷他妈给郁闷开门--郁闷到家了”,这叫哪门子追查凶手啊,完全去跟别人动手去了,若能查出什么子丑寅卯来,那才叫怪事了。

    关键是,这货也太滚刀肉了,蛮不讲理,极度护短,难怪以前叶府二公子骄纵跋扈了,原来病根在这里啊。

    子夜,明月当空,一独立庭院。

    一白衣身影独坐石桌前,抬头看着明月,紧皱眉头,身后影子,孤独而凄凉。

    “翻阅六天典籍,总算对这个世界有所了解,以前修炼的是道家内劲,而如今修炼的是天地元力,都是天地灵气,叫法有区别而已,只是这里的灵气要浓厚非常多罢了,奈何,丹田一毁,徒增叹息罢了,无论在那里,都是靠实力说话,我该如何走下去呢?”

    明月照在少年身上,思绪越飘越远,恍惚间犹如回到了以前一般。

    “师傅你还好吗?”

    突兀之间,少年只觉得脑海中一阵眩晕,下一刻就头痛欲裂,瘫坐在石桌前,不省人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1]697小说源码(book3.669977.net) 手机版:book3.669977.net/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