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一女二三男事
听书 - 一女二三男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313 贼人该死

冷卉 / 2016-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为首的贼人紧盯着李伟晨喝道:“你好大的胆子,明目张胆跟别的女人亲热,把长公主置于何地,亏你还是长公主的侧夫,简直不知羞耻!”

    李伟晨眼珠一转,故意把叶慧一双藕臂露出来:“我和这位姑娘早已有了肌肤之亲,麻烦你回去转告长公主殿下,我是这位姑娘的人男人了,辜负了她一片好意。”

    贼人首领喝道:“今天我替长公主解决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负心汉。”

    “没,才不是……唔唔……”叶慧想澄清自己,可是下一刻被抱她的男子用手捂住了嘴。心头气极,真是招谁惹谁了,他是长公主看上的,借她俩胆子,也不敢跟皇家公主抢男人。

    李伟晨冷笑:“长公主的鹰犬还真不少,但今夜你们注定走不出这间客栈。”他早就发现秦宇航不是普通人,昨日入店,微微一瞥之际,就发现悬在这个男人腰上的长剑,镂刻剑柄上的飞鹰记号属于武林中最具实力的天鹰派。

    秦宇航挡叶慧前面,面对贼人,手中长剑紧了紧,紧皱的眉头下面一双眼睛里闪耀着可怕的光芒,凛然道:“识相的赶紧滚开,别在这里碍眼。”

    “大胆贱民,活得不耐烦了,老子送你上西天。”

    贼人首领想尽快完成任务{一+本{读}小说www.ybDU.cOM,擒住李伟晨走人,向后面的二人打个招呼,手持兵器朝秦宇航进攻。

    叶慧不了解老公的本事,眸子流听书2露出一抹忧虑,可是下一刻眼前一暗,头上不知被什么遮挡住了,什么也看不着。

    原来是秦宇航担心妻子见到血腥场面被惊吓到,揭开桌布蒙住她的脑袋。

    叶慧正想伸手去抓,忽觉手被抱她的男子按住了。“放开我。”她不甘心的叫起来,身后男人像没听见一样。

    秦宇航一剑劈空,疾如星矢,直奔敌首。

    那首领只是公主养得的一名男宠,剑低功夫比他的床上功夫差远了,与秦宇航的双剑碰撞一处,发出极大的响声,被震得手臂发麻,退了好几步。当他发晕之际,下一秒明晃晃的陡然在出现眼前,不及躲开,感到头顶一凉,长发连头一块薄薄的头皮被削去。

    噗!鲜血泉涌一样喷出来,把他变成了血人。

    敌首吓得魂飞披散,连兵器落地都不知道。干嚎了一声,两手抱头,要往外逃。

    秦宇航哪里容得他逃走,斩草要除根,今晚之事若有半点传到长公主耳朵去,家人必受牵累。眸光一寒,一个鸳鸯连环腿的招式把另二名敌人相继踹倒,与此同时,长剑脱手飞出,正中逃跑的敌首后心。

    这一剑,秦宇航用了全力,剑尖从敌首前胸穿出,他连喊都没喊一声,往前一扑,倒在地面一动不动了。

    另二个的敌手被踹的不轻,挣扎着从地面爬起来。

    秦宇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往他们脖颈上各自踩了一脚,只听格格两个,二人的脖子断了,都没了气息。

    秦宇航眨眼工夫连杀了三人,眉头都没皱一下。走过去从敌首的身上抽出长剑,往尸体上擦了几下,将剑刃上的血迹抹去。对发愣的李伟晨阴冷的瞥去一眼:“去把尸首都处理了,记得要做的干净利落。”

    李伟晨把叶慧放在床上,走过去一手抓着一具尸体往窗外跳去。

    芙蓉镇地处大山边边缘,不远有一座山崖,深不见底。他打算把尸体扔到崖下,是被野兽吃了,还是被风干了,都不管他的事,反正只要不被长公主的人查到就行。

    客栈闯进贼人,其他客人和店主都躲在屋里,把门闩得死死的,生怕做了无头冤鬼。虽然死了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看热闹。

    李伟晨处理了手里的两具尸体,等他回到客栈再处理第三具,发现里面人去屋空,武功高超的男人和哪位漂亮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

    秦宇航叫起两名随从,让他们备好了车辆行礼。

    他用毛毯包了妻子,横抱着上了车。

    马车离开了芙蓉镇,马车在山路上徐徐而行。

    叶慧一直到了车上才被老公解去蒙头的桌布,胡乱穿了衣服,朝他露出狐疑的神色。本来以为这场穿越稀松平常,老公是个再本份不过商人,没想到他真人不露相啊真人不露相。她是没见到客栈内的击杀,但从各种迹象中表明贼人的下场一定很惨。惊讶了一阵,对他产生了浓厚兴趣。

    “相公,你会武功是不,还很厉害是不?”她想象着刚才的厮杀,他表现的一定英勇绝伦。

    “会一点,好好睡觉,别说话。”他躺在在身侧,把手绕到她脊背上轻轻抚拍着,好像她是个孩子一样需要他哄着才能入睡。

    “相公,我不是小孩子,你用不着这样对我。”叶慧郁闷着,她的魂龄比他还大呢。

    “为夫知道你不是小孩子,你是十几岁的大孩子嘛。”他懒洋洋的说道。

    “相公,你有这样本事,教我几招好不好,你看,我有了武功就不用你随时随地的保护了多好。”叶慧挤出笑容,露出讨好的表情。

    秦宇航板着脸不答,练武很辛苦。他可不希望得她嫩嫩的小手变得跟他一样粗糙,性情变得像师门的四师妹一样粗鲁,见人打人,见鬼打鬼,都二十好几了,还是一个无人问津的老姑娘。

    “你倒是说句话,答不答应嘛?”

    此话问的多余,他不肯出声,明显是拒绝了。叶慧骑在他身上,去搔他腋窝的痒,哪知这个是不怕痒的,搔了半响,不见他吭一声。

    她不免气恼,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握住那根突起,不住的抚弄,眼见他那张平静的脸愈来愈红,心里得意,正待松手……他却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猛亲。

    她感到衣服被褪下了一半,朝他小声道:“这是车上,墨琪和小路子在外面能听到,你给我老实点。”

    秦宇航充耳不闻听书5,伏在她身上亲了好久,坐起来,把她的小手伸进拉的裤裆里抚摸……她认命的一下下帮他纾解,过了好久,见他脸色越来越红,呼吸急促。

    她知道他快到了,手上加快了速度。

    他猛的把右手伸进裤子里,握住那只小手急切的撸着,同时吻住她的唇,启开贝齿,含住里面的小舌用力吸着,把她嘴里的汁液都吸走。忽的身子抖了抖,发出一连串的闷哼。

    “二爷,有事吗?”小路子到底年轻不懂事,以为出了什么事,拉开门问道。这一看,闹个大红脸,却见里面的男女衣冠不整,紧紧的相拥一处,忙道:“二爷继续,奴才什么都没看到。”赶快把门关上。

    一回头,看见墨琪怔怔的瞅着车门,好久不曾回神。

    越往西行,距离与西羌交界的萍州越近,也越荒凉,说是萍州,倒像沙洲一样。一连五六天在沙海上行车,看不见半点绿色,更别说水源。

    秦宇航这样有武功的人唇上都干裂了。何况叶慧,她的嗓子要着火了。

    秦宇航没想到今年的萍州地界旱成这样,以往虽旱,但还有许多沼泽地带。他按着记忆寻找,可是每找到一个沼泽,发现都干旱的,别说水,就连一颗草也没有。

    他把仅有的一点水给她喝。她却不愿,这是救命水,要到用得着时候才能喝。他眉头紧蹙,说着命令的话:“快喝,我们都是男人,有抵抗力,你一个女孩子不行。”

    叶慧摇头:“再等等,你不是说再走走能发现绿洲吗?”

    她不是普通女孩子,她忍耐力强着呢,前世去西藏去新疆旅游,去过鸣沙山旅游。

    可是墨琪这孩子似乎没受过这个,她把车门推开一条缝儿,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墨琪,小路子你们进来歇一会儿,外面太热,会受不了,等夜里凉了,再赶路。”

    两个少年早已热得头昏头胀,听到后,都钻进车厢。连日来的炎热天气,把他们晒得皮肤如同阿拉伯人一样。

    秦宇航取了一个空壶,推门到了车外。

    叶慧正待询问,却见他用剑尖挑破了马儿的静脉,用壶接住,过了片刻,回到车厢内。把壶递给小路子:“只能喝这个了,先坚持一下,再走过个百来里就会有绿洲出现。”

    小路子以前跟主子走南闯北,吃过不少苦,接过水壶,大口灌了一会儿,朝墨琪递去。墨琪忍着马血的腥臊,勉强喝了几口。

    “好了,娘子这回你可以喝水了吧?”秦宇航把先前的水壶递给妻子。

    “你先喝。”叶慧看见他干裂的嘴唇,很不忍心,这几日他一直忍着,把节省下来的水留给她。秦宇航举起盛着马血的壶笑了笑:“有它就行了。”对着壶嘴,仰头灌了几大口,样子充满了豪气。

    叶慧抿嘴笑了,端起水壶喝几小口便放下,水不多,能省就省。马血是可以止渴,但太臊,喝多了,人和马都受不了。

    众人吃了点食物,歇息一会儿,小路子出去把车赶到一座沙石山下,让马儿躲避烈日照射。然后进了车厢,众人躺着睡觉,一直到晚上。

    夜里的沙漠是动物活动时间,秦宇航走了一圈,用长剑射杀了一条巨蟒,叫小路子从车厢里取出炭火。几个男人把蟒蛇收拾了一番,点燃炭火,把蟒肉烤了。蟒血放在盆里,血凝固后,沉淀了,上面的水大伙分着喝了。

    吃完喝完,继续赶路。

    等他们走得很远了,先前的休息之处,来了一名骑着马的男子,正是李伟晨。他没有歇多久,骑上马背,顺着地面的车轮印迹,朝西行去。

    他出来逃婚,原没有可去的目标,可是那名女子吸引着他,就想跟着走。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1]697小说源码(book3.669977.net) 手机版:book3.669977.net/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