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元主也不想逆袭啊
听书 - 元主也不想逆袭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0001章 谢主隆恩

杨九渡河 / 2020-09-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宇宙大爆炸之时,一方物脱离母体,由于飞转之时磨损,方物变圆,化为圆球。

由于各方引力所致,后悬浮于宇宙,此球不停自转和公转。

此球甚为聪明,携金,木,水,火,土于一身,终生万物。

此球唤作地球。

球上,以前的山也非山,海也非海。

在球的东方有一洲,唤名为东胜神州,此洲万物繁荣。

球上居有各族,兽族,妖族,仙族,人族。

初始,人族最弱,几欲全灭。

各族大战,谢仁方十六岁,躲过一劫,后苦学仙术,拯救了整个人族。

而拯救人族的,就是天灵仙宫宫主谢龙恩,也即元年开启的第一位大帝——元主大帝。

说起元主大帝,故事还得从元主谢龙恩重生开始探秘。

在东胜神州石头镇一个小酒肆里,谢玄祖上世代经营酒肆,无人在朝为官。

谢玄的儿子谢龙恩,生于元年九九九年,还是九九八年。

无从考证。

却说此孩出生之日,天空顿时乌云滚滚,小镇白昼如黑夜,天空只有一条逢隙。

小镇顿现莫名恐慌。

有人说,那条空隙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

有人说,那是上天要带走一人,小镇方保平安。

??

这个小男孩偏偏出生在这个时刻!

于是,镇上人视此小孩为不祥之物。

谢家非望族,却人丁兴旺。

人族始主姓谢,单名一个主字,被族人唤作“谢仁”,家中排行十三,唯谢仁生来羸弱不堪,久治不愈。

后遇先生点拔,遂改名为龙恩。

小伙伴顽皮,称小龙恩为“谢十三”或者“谢主隆恩”!

谢仁长到二十岁,无心经商,成天无经打采。

一日,一道仙云游,借宿酒肆。

因见此年轻人相貌异态,病态蔫样,神态游离,顿生怜悯,问其父母有求医之心不?

谢父子女较多,视其为不祥之物,既有道仙问询,不花半文,遂答应道仙带走治病。

正当双方谈妥。

说也奇怪,就在当天,二十岁的谢仁被一根鱼刺卡喉,一命呜呼!

镇上族人前来围观。

鼻孔无气,凡人当谢仁是已死。道仙一探脉象,亦死亦活。

镇上族人本厌烦这不祥之物,族人要求谢父不得葬于族人坟地,要远抛于荒野。

谢玄在本镇无权无势,只能垂泪告别,任族人抛子于镇几十里之外的麻山野林乱坟岗。

麻山野林乱坟岗山大人稀,巨石横立,都是些孤坟野鬼待的地方。

此处野兽出没,乱骨横陈。

石头镇人极少来这荒凉的地方,除非族上抛弃犯族规或者不祥之人,才来一次。

抛尸那天,天空却出奇的蔚蓝蔚蓝的,一丝风也没有。

尸体刚刚抬出谢家大门,天空乌云笼罩,和谢仁出生那天并无二致。

石头镇的人认为,老天又把这不祥之物收回去了。

镇上的人,除了谢母哭得死去活来,毕竟十月怀胎不易,没有任何一个人肯为这孩子掉一滴眼泪。

道仙目送这孩子,被放在一块木板上,然后被小镇专门抬送丧葬之人,七八个壮汉抬走。

天,依旧乌黑乌黑。

送葬人不得不点着火把照路。

小镇的人提心吊胆呆在自己家里,紧闭自家房门。

谢家人点着火把,偷偷地在小镇僻静的角落,焚烧谢仁的故物,以免引来灾祸。

死人后,镇上的狗也不叫,连那房前屋后的乌鸦也不叫一声。

说也奇怪,七八个壮汉开始两人抬木板,轻松自如,走七八里后,发现两人抬不动。

于是换成四人抬木板,才能抬动尸体。

又走了七八里。

“轰!”

“轰”

“轰”

三声巨雷仿佛在头顶炸响。

抬板的壮汉吓得扔下尸体,伏于地上。

换一班人马抬板,亦复如是!

“轰”

“轰”

“轰”

又是三声超级炸雷。

抬尸人认为得罪了什么神灵,于是伏于地上,大气不敢喘一口!

尸体越来越重!

走三五里一换班,走二三里一换班。

走了很久,才抵达乱坟岗。

时天未大亮,众人扔下火把,火把刚好围着木板上的尸体,壮汉们飞也似的逃回石头镇。

附近的石卡卡中间和附近的树林中,一双双幽深的绿眼,望着木板上的尸体。

火把冒着青烟。

尸体依旧躺在木板上。

天亮之时,天如往常,红红的太阳缓缓从东方升起,没有任何异样。

石头镇镇门碑坊依旧矗立,各家店门依旧开门营业。

赵铁匠铺子叮叮当当的响,钱家当铺店伙计算盘打得倍儿有劲,周家布店各色布抖得哗哗作响??

镇上人来人往,车马喧嚣。

镇上仿佛忘记了昨日的事情。

在远离镇上的乱坟岗前的田野里,野鸭嘎嘎叫。

一只狡猾的狐狸,偷偷地绕着一块大石头,朝木板偷窥。

躺在木板上的谢仁一动不动。

一只田鼠,嗅到了木板上的饭粒的香味,鬼鬼祟祟地靠近停尸木板。

离木块三尺来远,老鼠停下来观察木板上人的动静,“吱吱吱”老鼠奸诈地先叫三声。

木板上的“人”毫无反应。

老鼠又大胆地靠近木板,又奸诈地“吱吱吱”地叫了三声,木板上的人依然纹丝不动。

老鼠也不是很饿,居然放弃了这次冒险活动。

狐狸看到老鼠的试探活动,没有任何危险。

狐狸大摇大摆地,嗅了嗅谢仁苍白的脸,甚至嗅了嗅谢仁的鼻孔。

然后翘着腿朝谢仁的脸上,撒了泡尿,然后悻悻地走了。

田里的几只野鸭也上岸了,闻到木板上几粒米饭的味道,“嘎嘎嘎”地叫着扑向木板。

野鸭发现有人躺在上面,开始有些畏惧。

一只大胆的公鸭发现并无危险,几步过来啄米粒。

由于几位壮汉扔下谢仁就逃,谢仁脸斜着朝向,嘴角有饭粒冒出。

公鸭大胆地在谢仁嘴里啄食。

公鸭的涶液,顺着谢仁的嘴巴,往喉咙里灌,公鸭一直啄,涶液一直滴!

啄完喉咙里倒出来的米饭,公鸭拍拍翅膀,从容不迫地离开木板上的尸体。

时值中午,太阳越来越热。

大地仿佛被炙烤着一般,火把的余烟如丝弦细小。

尸体的脸上开始不断淌汗,那些盯着木板的各种动物已散去。

风突然刮起,接着又是几声响雷。

“轰”

“轰”

“轰”

天,突然变了,接着天空又是乌云涌动,“哗啦啦”暴雨如注!

板栗大小的雨点不断地砸着地面。

雨水顺着尸体的鼻孔,嘴巴进入人体。

一只野猪“咕噜咕噜”地走过来,獠牙发痒,朝尸体拱了几下!

然后,飞速地离开。

“咳咳咳”几声咳嗽声从尸体口中响起。

谢仁“哗”地一下子坐起来。

“我来自哪里?”谢仁挠挠后脑勺,“我嘴里怎么有一种腥味?”

似乎在做梦一般,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谢龙恩,老师叫你起来回答问题!”

这是同桌喊在喊流着梦口水的谢龙恩。

谢龙恩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呆呆地望着老师。

“谢龙恩,你起来回答一个问题,男生的染色体是XY,女生的染色体是XX,如果第一代是大耳朵女生,第几代会生一个显性遗传的孩子?”生化系的老师敲了敲谢龙恩的桌子问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1]697小说源码(book3.669977.net) 手机版:book3.669977.net/wap】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